略论教育考试公平及其法治建设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9-03-12浏览次数:366

程雁雷                                     
    党的十七大报告在阐述加强社会建设和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时精辟地指出:“教育是民族振兴的基石,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重要基础。”并要求深化考试招生制度等改革;报告还指出:“依法治国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基本要求。”“加强宪法和法律实施”,“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这些论断和要求具有深刻的内涵,是推进教育考试改革及其相关法治建设的指南。
    考试是教育过程的一个重要环节。现代考试是由权威机构举办的根据考试的目的需要,选择运用有关资源对考生的某方面素质进行测度、甄别和评价的社会活动,它是辨别人才、发现人才、选拔人才、评价人才的重要方法,具有选拔和证明两种功能,是人力资源开发与管理以及体现社会公正的重要手段。从教育学的角度看,教育公平是指国民在教育活动中的地位平等和公平地占有教育资源,是社会公平价值在教育领域的延伸和体现,主要包括受教育权利平等、教育资源配置平等、教育机会均等三个方面。教育考试是实现教育公平的一个重要环节,任何考试的不公平,都意味着对他人机会的剥夺,特别是由此产生的不公平竞争,更会造成对社会公平的破坏。因此,考试制度设计得是否公正合理,直接影响着教育公平能否实现。
    任何体制、机制的改革,都必须坚持以转变思想观念为先导。以高考招生制度为例,在世界高等教育朝着多元化发展的背景下,中国高等教育继续走向大众化、多元化已经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建立充满弹性的高等教育体系,客观上要求实现高等教育层次、类型和水平的多样化,这在一定程度上为考试制度改革,建立公正的考试制度提供了现实依据。从学理意义上考察,自有人类文明以来,公正就成为人类社会的重要的道德法则和多数人追求的价值目标,也是全部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取向。对于高等教育以及考试来说就更是如此。现代高等教育系统具有三个基本价值观念,即公正、能力和自由,高等教育系统中社会公正体现在学生方面主要包括:入学机会均等、入学后受到平等对待、学业成绩和奖励标准公正等等。所谓入学机会均等,正是高考所要解决和实现的,也只有高校招生考试制度公正,才能保证学生入学机会均等。因此,公正是高考招生制度的基本价值取向。
    我国现行的高考招生制度,应该说在追求考试公正、推进教育公平方面发挥了不可否认的积极作用,但是在制度设计理念上,仍有进一步完善的必要。一个较长时期中,高考招生制度的设计思路是基于我国区域发展不平衡、区域教育发展差异大的客观实际,比较多地是适应这一实际,即承认和适应这种不平衡和差异大的现状。同时,基于国家现代化建设起步时对人才资本的迫切需要,制度设计更多地讲求选拔培养高级人才的效率。这种适应实际、讲求效率的高考招生制度设计理念与思路在一定的发展阶段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也即是说在高等教育精英型阶段是合理的和必要的。但是,在高等教育进入大众化发展新阶段,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进程中,要深化高考招生制度改革,就应当确立以公正为导向的高考招生制度设计理念,以公正为根本的价值取向。应该认识到,制度作为社会规范规则的确应当适应现实从而才能有效,但同时制度本身也具有矫正现实中不合理不公正问题的功能。单纯适应现实,其实不是制度功能的全部内涵。对于现实中那些影响教育公平、考试公正的现实条件,合理科学的考试制度应该起着矫正的作用,以实现其公正的根本价值目标。为进一步推进高考招生制度创新,我们必须在科学发展观的统领下,按照“和而不同”的社会观、以人为本的全面素质观、多样化的人才观,尤其是以公正作为根本价值,转变制度设计理念,确立以公正为导向,在推进考试公正上深化改革高考招生制度。
    受教育权、应试权是公民的权利,相应的制度正是为了保障公民的受教育权和应试权。我们说追求考试制度公正,其根本涵义就在于保障公民平等地实现自己的受教育权和应试权。考试无疑以承认个人在能力水平上的差别为前提,但考试公正却必须保障个人平等的考试权。考试制度公正的根本目的,也正在于保障个人的平等的考试权利。人的全面发展既是人的现实的实践活动和历史过程,又是人类发展的共同理想和最高价值。考试之所以伴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而存在,并给人及社会的发展以强烈、广泛、持久的影响,就在于考试根源于人类追求自身活动效率和自身发展的需要。可以说,实现人的全面自由发展,既是考试的价值取向,也是人的考试活动的客观需求。通过考试制度设计的公正公平,促进人的全面自由发展,最大限度地实现人的价值,是考试制度改革的根本宗旨。因此,我们在深化改革考试制度时,必须牢固树立促进人的全面自由发展的理念,使考试制度的设计符合人们道德方面的价值追求,符合人们教育生活的传统习惯,以真正得到人们的承认、支持,从而变为人们的服从和自觉遵守的准则。
    以公正理念为导向的高考招生制度改革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相关制度的配合与衔接。而在制度建设与完善中,法治建设是关键。法治首先是一个价值目标,法治同时又是一项治理手段,是推动社会发展的基本方法,考试领域也需要逐步实现法治。考试法律制度应配合社会多元发展需要,应服务于构建和谐社会的要求,通过建立公平客观、公开竞争的考试制度,维护国家考试的公平、公正、公开,实现公民平等的基本权利。
    我国目前尚未建立完整的、完善的考试法律制度,实践中存在设置考试的依据散乱、位阶低、内容交错、层次不清,甚至相互抵触;设置考试的主体太多、权力过大;考试项目繁多,考试分类缺乏明确的标准;对考试行为及其程序的规范没有统一的最低标准;考试公平、考试诚信和考试安全的法律保障缺乏力度;考试的法律责任体系不完备、法律救济机制缺失等问题。如何配合国家发展、建构考试法制、建立完善的考试法律制度,使考试的组织管理逐步走上科学化、规范化和法治化的轨道,是当前我国立法实践中亟待解决的问题。
    就权力属性的角度而言,面向社会的考试涉及面广,涉及领域多,具有公共性。考试的结果与公民的受教育权、就业权和劳动权等密切相关,设置和实施考试都是在调整公共利益和个人利益的关系,因此,古今中外的面向社会的考试均属于政治制度的范畴,是一种国家意志的体现,具有公权力的属性。如考试的设置权是一种公权力,具备立法权的属性。考试的实施权也是一种公权力,具备行政权的属性。这就表明,考试法治建设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可行的。考试法治建设无疑要秉持上述的公平、公正的基本价值理念,以保障教育公平、保障公民受教育和考试权利为根本要求,其立法目的在于:规范考试的设置与实施,维护考试秩序和公共利益,保护考生的合法权益,维护考试的科学与公平。
    如果说教育考试制度作为一个体系,那么这意味着我们贯彻落实十七大精神,推进教育公平和深化考试制度改革,就必须从改革考试制度与相关法治建设的系统加以全面的把握和统筹的安排,并在实践中配套协调地切实推进这一系统的变革与构建。                                     
    
  (程雁雷 安徽大学高教所 安徽日报/2007 年/12 月/7 日/第B04 版)